国际大型银行裁员潮下,中国银行业能获得什么启示?

【EFEC导读】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以来全球各大银行宣布的裁员数量累计近5万人。
 
国际大型银行裁员潮下,中国银行业能获得什么启示?

国际大型银行裁员的主要特征
 
        一是大型银行缩减员工成为发展新趋势。2008年金融危机(以下简称“危机”)前,很多银行仍在不断扩充员工规模,例如花旗的员工数量连年上升至2007年的38.7万。而危机后全球主要大型银行都在缩减员工规模。其中,一部分大型银行的员工人数在危机后连年下降,如花旗、汇丰、RBS、巴克莱、意大利裕信银行、荷兰ING集团等。另一部分大型银行的员工人数呈现先升后降的趋势,如摩根大通、美国银行、法国巴黎银行、德意志银行、三菱日联、瑞穗集团等。其中美国银行2018年末的员工数量较2011年末减少了8万,降幅达28%。下图中的主要16家全球大型银行的员工人数在2018年末合计233.7万,较2008年末减少了45万人,平均降幅达16%。
 
全球主要大型银行员工人数变化情况(万人)
 
国际大型银行裁员潮下,中国银行业能获得什么启示?
(资料来源:Bloomberg,银行年报,中国银行研究院)
 
        二是投资银行业务岗位的员工数量快速下降。根据数据公司Coalition的报告,2019年上半年全球前12大投行的前台类职位已被削减1500个,降幅在3%左右。全球前12大投资银行的主要创收职位(包括交易、销售、投研等)近8年来缩减1.5万人,降幅达22%。其中,FICC业务相关职位的降幅较高,达30%左右;股票交易业务的员工人数降幅在20%左右;传统投资银行业务(如企业投资咨询、承销等)人数相对稳固,职位数量降幅不到10%。相比于美国,欧洲地区投行裁员规模较大,其中德意志银行、法国兴业银行的投行裁员规模分别达1.8万人和1600人,明显高于美国同业。
 
        三是欧美金融就业市场低迷。危机后,金融业就业市场增长明显放缓,特别是欧美地区。2008-2018年美国、欧盟的金融业就业人数增幅仅为3%,明显低于同期总就业人数5%的增幅,这一差距造成的就业人数缺口为30万人。2018年末,美国金融业就业人数较2008年末增加了36.3万人,仅为2000年—2008年金融就业人数增幅的50%。欧盟2018年末金融业就业人数为662.7万人,基本上与2008年末持平;而其2000-2008年金融业就业人数增量达41.5万人,增幅近7%。
 
        四是日本银行业裁员规模逐步扩大。2006年以来日本银行业员工数量一直处于上升的趋势,但是2019年出现首次下降。根据日本东京商工调查公司数据显示,2019财年末日本银行业的员工总数为22.4万人,同比减少了3629人。日本大型银行的员工数量2019财年进行裁员的日本银行数量达62家,占银行业总数的80%,其中三菱日联、三井住友、瑞穗集团的裁员人数均为历史最高。
 
国际大型银行裁员的原因分析
 
        一是投行业务收入增长低迷,引发“开源节流”式裁员。2019年上半年全球前12家投行的交易和咨询业务收入总额为768亿美元,同比下降11%,是近13年以来的同期最低水平。根据摩根大通的统计,金融危机后全球范围内的固定收益、股票交易、承销及咨询业务等主要投资银行业务的收入规模一直在1400亿美元左右,处于零增速状态。另外,近年来地缘政治局势紧张、全球经济增长不确定性增加、主要央行纷纷传递宽松货币政策信号等因素,不少大型银行预期未来市场交易收入下降,通过裁员、降薪、收缩业务规模等方式减小风险敞口。
 
        二是客户习惯变化使得银行网点收缩,催生结构性裁员。随着金融科技的发展,手机银行、网上银行的普及力度逐步提高,数字化渠道的作用不断凸显,实体网点客户量接待量快速下降。美国手机银行客户数量由2012年的3300万增至2018年的1.15亿,年复合增长率超过20%。随着客户习惯的变化,大型银行开始缩减物理网点数量,2018年末美国银行网点总数由最高点的8.36万下降至7.88万,2012-2018年累计网点关闭数量超过1万个。英国自2015年来至少有2600家银行网点被关闭,其中汇丰、劳埃德、苏格兰皇家银行、巴克莱银行分别关闭网点数440、366、350和243个。
 
        三是不少大型银行开始缩减成本。受资本监管要求提升、银行盈利效率下降等因素影响,不少银行制定了缩减成本计划。花旗2015-2025年计划裁员30%,并计划在2019年全年计划节省成本5-6亿美元;德意志银行2019年7月宣布削减25%的成本;汇丰控股2019年推行包括裁员在内的控制成本计划——“橡树计划”(Project Oak)。随着成本的缩减,大型银行经营效率不断改善,与2008-2018年期间的最高点相比,花旗、RBS、荷兰ING集团、德意志银行、美国银行等银行的成本收入比分别下降76、54、40、37和30个百分点。银行效率得到了提升,2010-2018年花旗的人均营业利润从5.1万美元升至11.5万美元。
 
        四是银行金融科技投入加大。根据瑞银集团的统计,截至2018年末,汇丰、花旗、巴克莱、德银等全球49家大型银行在IT方面的累计投入高达700亿美元,较2010年的320亿美元增长118.8%。2018年,摩根大通IT投入达88亿美元,较2008年增长100%,占营业收入比重达8.1%。花旗、德意志银行、美国银行的IT投入占其当年营业收入比重分别达10%、15%和4%。另外,金融科技的应用使金融交易、销售、风控工作效率提升,对人力资源产生了明显的替代效应。
 
        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上一篇:蚂蚁金服董事长井贤栋不再担任芝麻信用法定代表人
下一篇:全国首家股份制银行理财子公司获准开业


相关文章

2020全国供应链创新及金融科技展洽会暨第十三届中国产业链与供应链金融峰会…

3月30-31日/中国-上海

拨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