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宗商品中智慧物流的应用

智慧物流,在快递、电商小件物流上发展迅猛;在大件物流上,如大家电、家俱上也有尝试;但在大宗物流,如煤炭、钢铁、电解铝、粮食上却乏善可陈,究其原因,与其特殊的物流性质有关。

大宗商品中智慧物流的应用

一、大宗物流的特殊性

所谓大宗商品,是指可进入流通领域,但非零售环节,具有商品属性并用于工农业生产与消费使用的大批量买卖的物质商品,如煤炭、钢铁、原油、有色金属、农产品、铁矿石等。

大宗物流作为物流行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占据较大的市场份额。全年公路运输总量中有2.5万亿工业品,其中又以煤炭、钢铁、水泥等大宗货运为主,并且,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支撑着大宗货运物流市场进一步扩展。

与包裹小件不同,大宗商品物流的出发点,不是“快”,而是要降低成本。从涉及的物流基本环节来看,运输是大宗物流活动中最主要、最基本的活动。

在运输这一环节中,以长距离运输为主。我国经济发展的不平衡性——东部发展快,而西步发展较慢;资源分布的不平衡性——西部资源丰富,东部相对资源欠缺,这两大物点,决定了我国大宗物流长运输的基本特征。

目前,大宗物流,由于经营模式陈旧留下效率、安全、成本等诸多难以回避的痛点问题。整体技术和管理水平不高,信息化程度不足、物流技术手段落后等问题亟待解决。

对大宗物流来说,时效性要求并不高,但对成本管理要求严,大宗物流中,如煤、焦、钢都存在着成本压力,降低运输成本成关键因素。

数智化能大大降低各行业的成本,实打实地提高企业的利润,对大宗物流来说,数智化同样可以降低成本。

与电商物流相比,以大宗商品为代表的生产资料物流可以称得上是智慧物流的蛮荒之地,对生产企业的智能化,各方都很重视,然而对智慧物流有着迫切需求的To B大宗货运,却较少为行业所关注。

大宗物流连接能源、钢铁、冶金、化工、纺织、食品、材料、建筑等几乎所有传统行业的生产制造节点,与国民经济各个门类都高度相关,其数智化转型其实很迫切,行业本身也表现出积极的数智化意愿和动作。

在未来的发展中,智慧物流必然会成为大宗商品物流发展的新思路,如果说电商物流是智慧物流的前半场,那么,以大宗类商品为代表的生产资料物流则应该是下半场。

二、大宗智慧物流的特殊性

大宗商品种类超千余种,是国民经济基石,大宗商品物流的智慧化,关系着国计民生,数智化是未来大宗物流发展必然趋势。

过去,煤炭、钢铁等大宗商品,往往把精力放在生产方面的智能化、数字化升级上,导致大宗商品物流智能化踏步不前。目前,中国大宗物流市场诸多环节具备智慧化提效增质的空间和潜力。

正如大宗物流具有其特殊性一样,大宗智慧物流同样具有其特殊点,我们可以从以下几方面进行解读。

1、数字化

随着数字化经济在各产业迅速崛起,物流行业已经掀起了数字化浪潮,大宗物流作为物流行业的重要一环,将被数字化技术赋予更多的可能,以其庞大的经济体量将成为数字化浪潮的必取之地。

大宗物流作为链接传统生产制造的过渡地带,天然就是数字化技术推进的前哨。把数据要素作为重要驱动,打通大宗商品流通全链条,例如公路运输,整个公路物流全链条的生产要素被数字化,用“数据”量化、追踪、管理所有运营要素。

数字科技重构了大宗货物运输流通领域中线路规划、车货匹配、在途运输这三个环节,逐步实现运力和货物的精准匹配连接、智能线路规划、在途监控、无人驾驶等智能解决方案,通过数据的连接、流动、应用与优化组合,实现大宗物流资源与生产要素的流动高效配置,良性互动。

将整个大宗物流链条数字化,为产业链条各角色提供更好的服务体验,创造出更高价值的产业形态。通过“数据分析及洞悉信息背后的价值”,才能抓住真正痛点并解决实际问题,通过数字化完成大宗物流的升级,助推物流发展降本增效。

网络货运平台这个新型组织模式——作为物流产业转型升级的有利抓手,加速了大宗物流产业数字化升级的速度。由于产业链条长,大宗货运的数字化越往深处走,就肯定会面临更多生态资源的需求,落地难度会更大。

然而,大宗物流的每个环节都可以被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数字化技术掀起变革,数字化将是大宗物流发展的必然趋势。未来的发展中,大宗物流数字化将越行越远,获得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2、信息化

信息不对称一直是大宗商品物流行业最根本的问题。电商物流中,物流信息平台系统已达到88%以上,而大宗物流中,车货信息不能有效匹配,形成各种“信息孤岛”。

大宗货物物流活动规模大、范围广,为有效沟通信息,降低交易成本和物流成本,亟需构建网络交易和公用物流信息平台。

车辆和货物的精准匹配和调取是大宗物流公司的核心需求。通过信息化的手段,形成大宗物流跨省份、全国性的综合货运枢纽网络大通道,打通产业链上下游信息渠道,信息交互共享,逐步解决“单向性”困局,解决各种运输方式连接不畅问题。

其具体的作法是,为物流行业客户提供精准的货车交通信息,保障物流车辆根据交通信息规划更加优质的路线。形成最优路径规划,充分保障物流车辆能够快速准确到达任意目的地。合理地去引导所有货车,保障车辆的行车安全和高效便捷。提供物流监控平台,使客户可以随时全面直观地监控到所有物流车辆并保证行车安全。合理地去调度和安排其平台上的物流车辆,保障以低廉的物流成本达到更加高效的运转效率。

满帮集团在鄂尔多斯搭建了煤炭运输平台,通过信息化,使得运力信息在平台聚焦,在煤炭大宗运输领域提高了信息匹配效率,也是网络货运平台切入大宗运输,即将进军大宗货物领域的讯号。

3、智能化多式联运体系

大宗物流目前的重要任务是公转铁、公转水,实现多式联运最优化,这离不开数智化赋能。

按说,对于时效要求不高的大宗货物长距离运输,铁路运输和水路运输方式本应成为优选,但事实上却是公路货运的市场比例占优,这是因为铁路货运与水路货运自身市场竞争力不足,特别是存在货场滞留、信息封闭等较大的缺陷。

早在2018年,国务院就明确指出,运输结构调整的主战场是推进大宗货物的“公转铁”“公转水”。大宗运输本身就具备多式联运的基因,所以通过信息化、数字化实现公铁联运、公水联运不但重要,而且可行。

因此,有效利用数字信息技术、实现公铁水“精准对接”、“结点成网”,强化装备标准协同,推动技术融合,推动网络融合,做好各种运输方式的有机衔接成为重中之重。着眼产业结构升级,致力构建智能化多式联运体系,打造提供多式联运的高效网络货运平台。

在多式联运中,要加强场、站、港等物流枢纽建设,枢纽作为物流运输中货物集散、中转的场地,具有运输组织、中转换车,装卸储存等功能,是车货流集结的重要载体。

依托无人化智能场站,智慧港口,提高大宗物流运作效率。加大枢纽区域的基础设施数字化自动化采集、实时储存和动态监测分析力度,打造一体化、可视化、智能化的大宗物流运营集成系统,完善大宗物流数据智能感知。

4、谨防噱头

大宗智慧物流,是有着万亿市场规模的新蓝海,当前物流行业中的新风口,然而,大宗智慧物流并不需要玩技术和商业概念,只有真正的产生实际应用价值,才算落地,才能能吃到智慧物流的时代红利。

智慧物流强调信息流与物质流快速、高效、通畅地运转,从而降低社会成本,提高生产效率,整合社会资源。智慧物流每一个环节,都可以被无人化、高效化、智能化和自动化掀起变革,但对大宗物流来说,这一智慧化过程必须“适用”。

引进智慧物流技术装备,实现大宗物流设施网络合理布局以及物流作业装备智能升级,实现产业与物流信息平台的集成共享,产业链业务系统无缝衔接,以及物流基础设施和运力仓储资源的共享,都不能好高鹜远,而需要脚踏实地。

今天,大宗物流正在突围智慧物流,专家断言,未来3-5年,大宗货运即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就像10年前的快递快运对消费品的影响一样。

三、“双碳”政策下的大宗智慧物流特殊性

国家与地方出台的促进大宗货物智慧物流政策中,其中一项是绿色环保,2018年7月由国务院发布《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大宗物流面临着环保难题,双碳目标对传统产业发展提出更高的要求,对大宗物流也形成了挑战。

当前,大宗物流环境污染严重。许多大宗货物属于散堆装货物或化学危险品,如不加以严格防护,其物流作业极易造成对周边环境的粉尘污染及对水体或土壤的污染。例如煤炭、矿石等大宗货物运输对沿路的城市、乡村环境的有害影响很大。

前面说过,大宗货物物流以运输为其重要环节,而运输中,以公路为主,虽然公转铁,公转水势头不减,但在未来很久的时间内,公路运输还是大宗货物的主要运输方式。

公路运输产生的公共资源消耗多、环境治理难,既是能耗大户,也是排放大户,特别是中重型的柴油货车尾气排放是主要的大气污染源之一。在《中国机动车环境管理年报(2018)》中,2017年柴油货车保有量仅占全国汽车保有量的7.8%,但是氮氧化物的排放占了57.3%,颗粒物的排放占了77.8%。

因此,大宗商品运输需重点关注碳市场等减排措施对高耗能、高排放商品的生产和消费布局带来的变化。智慧物流为大宗商品行业高质量发展提供了新动能,数智化的大宗物流供应链体系将更深入地支撑和推动行业向安全、高效、绿色、低碳方向转型升级。

数字化是治污的重要手段,通过数字化解决方案满足大宗物流环保升级和地方政府治理升级的需求。具体地说,在出场环节数字化检查是否篷布覆盖车辆,从而减少在途抛洒污染。此外,通过平台合理调度车辆,减少车辆等待时间,降低车辆空载率,减少CO2、NOX排放量,对环境治理和环境保护起到积极作用。新能源重卡的落地也十分重要。

“十四五”期间,高质量发展是物流的主基调,数字智慧是物流业发展的新引擎,绿色低碳将成为物流可持续发展的主色调,大宗物流也不例外,使大宗物流产业更加智慧聪明、更加绿色低碳是行业的努力目标。


文章来源: Cavalier   
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大宗商品中智慧物流的应用

 



上一篇: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2022年国家物流枢纽建设名单
下一篇:天津高院发布金融审判典型案例(商业保理和融资租赁合同纠纷案例部分)


相关文章

2020全国供应链创新及金融科技展洽会暨第十三届中国产业链与供应链金融峰会…

9月15-16日/中国-上海

拨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