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鼎资本严力:我们投有“供应链”思想的公司

以下文章来源于水滴风马产品公社 ,作者水滴风马内容团队


创业者和资本,就像开车司机和副驾,有的司机喜欢有人打辅助,有的担心被左右。

 

然而无论是否融资,听听资本角度对商业模式的看法,尤其是找头部资本,帮自己“照照镜子、看看路”,是大多数创业者认同的。

 

创投11年,钟鼎资本创始人合伙人严力投出了兴盛优选、满帮、小鹏汽车、晨光、货拉拉、天行云、震坤行、G7、怡合达、纵腾集团、京东物流、南航物流、嘉立创等190个项目,27家独角兽企业。

 

严力坦言:“其实我更愿意大家说我是一个创业者,而不是投资人,我们也经历过创业者经历的起起伏伏、焦灼和波折。”

 

严力在自己创业起伏过程中,积淀的投资逻辑与行业思考:

 

“为什么资本会追逐有‘供应链’思维的企业?”

 

“很难标准化的To B企业如何平台化?”

 

“平台化还在哪些领域有机会?与产品人有什么关联?”

 

01

圈一块值得耕耘的地,种地

而不是满山找猎物,打猎

 

2010年刚创立钟鼎的时候,正是全中国都在做PE的时代,创业板开了,众多机构涌进来。

 

我当时就明显地意识到,必须要做一个不一样的选择。只有聚焦,才能建立资源体系,建立人才体系,才能产生价值创造。聚焦产业是唯一的路径。

 

2010年,我们团队进行了艰难的讨论,选择了聚焦物流。 

 

聚焦的核心是选择,选择是有风险的。

 

这是一个不断试错和坚定的过程。那为什么最初选择物流呢?后来又为什么会在此基础上延展?

 

选择物流,一方面机构自身的资源,一方面是因为这条路对钟鼎来讲是有价值的,聚焦选择的关键是这个地方土壤肥沃,可长期耕耘。

 

于是,钟鼎在众多基金犹豫不决的情况下,投出了基金的第一单——德邦物流,而且是下重注,成为德邦第一个机构投资者。

 

投资物流之后,我发现物流是给商流服务的,看不清商流的变化,只看物流是没有意义的。所以,对于专业基金而言,从容有效的方式是保证适当的宽度,而不是极度的聚焦。    

 

如何找一个有适当宽度、内在相互关联、未来还很活跃的地方玩,这非常重要。

 

后来,钟鼎就构建了从商流、到物流、到信息流一整套互相关联的系统。

 

今天回头看,我们活下来了。成立十一年,钟鼎资本累计管理规模270亿,从物流流域、供应链、消费、企业服务与科技领域,我们一共投了190个项目,近30个独角兽,5个超过100亿美金市值的公司。

 

所以创业的初心很重要,你想要什么样的未来?别人都在做的事情很可能不再是好的商业模式。

 

选一条和别人完全不一样的道路,也许决策很难,但想清楚了,就坚定不移地走下去。

 

 

02

专业思维、生意人思维、

产品经理思维、企业家思维

不同的思维决定了最后的结果

 

我理解商业世界里面有几种不同的思维,思维决定了愿景,也决定了最后能实现的结果。

 

第一种叫专业思维。就是我要把一件事情做好的思维,就像滴滴打车里面的“滴”,就是把接单这件事情做好。

 

第二种是生意人思维。需要对机会有自己的洞察,对人性非常了解,对利益非常敏感,懂得如何运用利益吸引人。

 

第三种是产品经理思维。就是充分理解客户的需求,打造一个产品去满足客户,不断迭代,用让人尖叫的产品说话。

 

第四种是企业家思维。这种思维是一个成功的创业者所不可或缺的。

 

企业家思维是超越利益的一种企业家精神,包括以下五点:

 

1)对梦想的执着追求。这也是企业家精神的核心。

 

 

(2)胆识。创业者要敢于承担风险,敢于付出。每一步都过于精明,生怕吃亏的,一定走不远,往往很多有胆识的人在逆境中容易脱颖而出。

 

(3)创新精神。一个创业者是否具有创造性的解决问题的能力很重要。

 

(4)合作能力。也叫平台能力,即创业者需要是一个好的驾驶员,有很好的建立文化体系的能力。创业者要能建立规则或方式,并让大家在这些规则或方式下动起来,通力合作。

 

(5)极强的反思力。真正的创业者需要有很强的吸星大法的能力,不断地学习,不断从别人身上学习,从自己的经验教训中学习。

 

企业家既要有产品经理思维,又要有生意人思维,但不止于此,他们能够很好的整合内外部的资源,用更大的格局去构建更大体系,带领团队为社会创造价值,奔向更好的未来。

 

不同的思维决定了愿景、战略和结果,只有单一的专业思维、生意人思维、产品经理思维都是成不了企业家的,企业家需要走向更大的世界。

 

 

03

平台经济是“服务型基础设施公司”

不是单一“服务者”

 

我们发现,越来越多大公司都是走向平台经济,哪怕最初是做单一产品的,比如腾讯。微信最初是一个产品,但现在链接所有人,嫁接了小程序、朋友圈等一系列服务生态,就形成了平台经济。

 

这种类型的公司还包括亚马逊、京东、美团。

 

美团因为除了线上交易外,它线下有根,掌握着庞大的物流配送基础设施,然后把物流这一块业务再横向地社会化,进一步形成规模化优势。

 

这样线上的流量留得住,再形成各种一站式的产品,从而变成了一个超级零售平台。

 

这些只是已经跑出来并取得成功的大型平台,现在中国还有很多领域仍然没有被这样的思想改造,仍然是一种线性的合作关系,我们认为蕴藏着巨大的机会。

 

我认为几乎所有的行业最终都会出现有平台思想的公司。

 

 

04

超级平台的背后,是供应链思想

有“供应链思想”的公司,未来仍是我们的投资目标

 

经过这些年的探索,我们意识到:谈论平台经济,其实本质上谈的是供应链思想,谈的是复杂利益体的协同系统。

 

1985年,迈克尔·波特正式提出了“供应链管理”这一概念,来描述企业这种内外部一体化的协同系统。供应链思想在零售领域到分销到制造、科技领域开始大范围应用。

 

传统的供应链本质上仍然是“线性协作思想”。供应链的信息在每一个供应链节点被一级一级地线性传递,这种线性传递势必导致传递过程中的信息损失。

 

而随着互联网的普及,一种新型的外部协作系统已经成为了新经济下的新范式,它们被称为“交易与服务平台”。在互联网经济下,线性模式解构,供应链的链条不断变粗变短,压缩在平台上,形成以平台为核心的网状协同。

 

所以我们认为平台经济本质是供应链思想在新经济下的应用。表面上我们投资的是供应链,但实际上我们投资的是有供应链思想的公司。

钟鼎资本严力:我们投有“供应链”思想的公司 

 

05

看似乱七八糟,实际生机勃勃

平台型组织是供应链网络的最大趋势

 

平台经济是供应链思想在新经济下的应用,是复杂利益体的协同系统。

 

所以再深入一步,其实钟鼎投的是生产关系。生产关系包括内部生产关系和外部生产关系。

 

而从供应链思想到平台经济,是外部协同,是外部生产关系的变革。

 

什么是产业互联网?也是内外部的协同,跟我讲的供应链思想是一回事,只是不同角度看世界的方式。 

钟鼎资本严力:我们投有“供应链”思想的公司

图例:平台思想下的新型组织:表面乱七八糟,实际生机勃勃

 

如图,看企业的内部组织,如果是左边的图就不投了,右边的图可能可以投。但是除此之外,中台必须要强大和稳固,整个组织表面看起来乱七八糟,实际又生机勃勃,这样的平台型的组织才是自组织。

 

 

06

“惠人达己”是平台的本质

 

那么,如何去理解平台的本质,从而让我们发现每个领域被平台思想改造的机会呢?

 

平台经济的的本质是什么?最重要的本质叫惠人达己。

 

它的核心是什么呢?

 

第一步是先人后己,成就别人不忘自己。通俗一点就是是带小弟赚钱的大哥才是真大哥,得先让小弟赚钱。

 

第二步是实现协同有序。如何有效的协同,如何听指挥?如何实现有序?

 

1、共识关系。摆清大哥和小弟的关系,小弟和小弟的关系。

 

2、激励机制。做商业不要谈那么多,赚不到钱,不会跟你混。

 

3、制度体系。这个容易理解,就连美国今天的发展也得靠宪法,靠制度体系。

 

只有把这三个搞清楚,搞清关系,搞清利益,共识规则,平台的本质才成立,才有未来的发展。

 

第三步是实现权力稳固。我们称之为成为供应链的链主,只有先让小弟赚钱,协同有序,大家都赢了,然后大哥才真正能坐稳,才有权力。权力有了,再修改规则,制定规则,获取收益,具备这个特征,才是平台经济。如果过多的榨取小弟的利益,就又给别人机会了。现在有一些公司正在出现这种情况,有的钱到底该挣不该挣,一定要清楚。

 

简单讲,钟鼎也是一个平台型基金。它在组织模式和商业模式上也不断践行着平台经济惠人达己的理念。 钟鼎资本严力:我们投有“供应链”思想的公司

 

07

创意型、单产品、To B公司

也可以有“平台化”思想

 

有些企业是创意型的、定制化的,比如广告创意行业,每一单都是需要人单独思考的;也有的公司是做单一产品的、To B的,这些公司也可以有“平台化”思想。

 

“平台化”思想背后是网状供应链,是惠人达己的理念,那么很难标准化的企业自然比任务简单的企业更难做到,那具体怎么做呢?

 

我认为是要明确具体事情未来不再是自己做,而是整合行业一起做。比如广告公司,把各个岗位的人整合起来,一起做,自己变成做选择题的决策者,甚至让客户做选择题,是最好的。

 

比如泡泡玛特,盲盒的设计本来很难标准化,但能够把设计这个行业整合起来,让客户做选择题,并且做到快速迭代,这就是一种平台思维了。



上一篇:关于信托公司开展供应链金融业务的思考
下一篇:解读|4省市供应链示范企业占据57%为哪般?


相关文章

2020全国供应链创新及金融科技展洽会暨第十三届中国产业链与供应链金融峰会…

9月15-16日/中国-上海

拨打